李佩瑾博士致謝寬寬姐姐和李春生紀念教堂婦女團契演講邀約 (2021.04.13)

202010月,跟著葉倫會老師在迪化街走讀,在老協珍門口,遇到一位撐著傘, 口袋放著折疊花樣手帕,衣著典雅的紳仕,優雅的從我們眼前走過。當下,我以為我是站在倫敦或巴黎的街頭,待回神後,才想到我是在台北的街頭。葉老師在旁邊說,“他好像是一位建築師!”,好奇心驅使下,上前快步的請這位先生留步,有了短暫的交談。只知道他是李春生紀念教堂的建築師,不喜歡被拍照,也是因為疫情從舊金山回來就回不去了。因為我有家人在加州,有了共同話題,自然而然的就多聊了幾句。當時兩人都戴著口罩,沒問姓名,也不知對方的長相,只說了再見,就各往各的走回該走的路。

23719 (2).jpg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