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您會羨慕能夠在不同國度生活的經歷,但更多時候,在異地必須克服語言及文化上的障礙,學會與孤獨共處。

70766.jpg

揹上球杆,去看看沙漠中的一大片人工綠地,獨自打完球,再點兩杯啤酒,與自己對喝,也算是自我慶祝,達到健身目標的一天。

 

待酒意稍退,走進女生更衣室,一群女生開心地邊更衣,邊聊天,笑聲不斷。

 

陌生臉孔出現在更衣室裡,笑聲突然停止。正在換高跟鞋的桑妮亞以蘇格爾口音,抬頭問了一句話:『妳一個人打球嗎?』

 

我回答:『是的,剛搬到阿布札比,沒有同伴打球!』

 

桑妮亞說:『沒有人應該是孤獨的!妳要不要加入我們球隊,跟我們一起打球?』

 

我回答:『太好了,但我球打得不好,請見諒!』

 

頓時,更衣室又喧嘩了起來,新朋友一一自我介紹並從所在的位置,喊了一句『歡迎加入球隊!』。

 

一群外派人員家屬,因為有相同的興趣,在他鄉,有了交集。

 

因為週五中午是回教每週的大禱告日,每週五中午後,政府機關就開始算為週末。

 

凱蒂問,週五下午可不可以一起打一場球?先生出差一週,不希望一個人待在屋子裡整天。並交待坐計程車到球場,打完球邀約一起喝粉紅葡萄酒。

 

在阿布扎比最美的比賽球場,除了看球的落點,我不專心地看向另一邊與紅樹林之間的水域,一群人開著水上摩托車或駕著遊艇,在水面上來來回回。住在沙漠裡,也可以參與很多有趣好玩的活動。靠水玩水,若靠內陸不能衝水,也可以站在小沙丘上玩衝沙,或在沙漠裡踢足球,體驗不同自然地勢而發展出來的活動。

 

沙漠裡,不是只有沙的!

70507.jpg

凱蒂喊了一聲:『該妳打球了!』把我的心思拉回球場。這是第二次與凱蒂一起打球。第一次是在分組比賽,在球車上,只討論地形及下一球的理想落點,並沒有太多私人問題的交談。而在一般情況下,第一次見面很少問私人問題,而會在共同話題上,找共同興趣點暢談。

 

第二次與凱蒂見面,距離拉近了些,她開始聊起她的生活,來自英國,曾在葡萄牙、蘇俄和巴勒斯坦工作,到阿聯酋後,遇到專長是做大引擎的德國籍先生,已在阿聯酋工作五年,目前計劃再換到別的國家工作。

 

凱蒂提起她接到派至巴勒基坦管一家公司財務的故事。她很興奮地告訴媽媽這個好消息,電話那一頭,沉默了兩分鐘。

 

她問媽媽:『妳知道巴勒斯坦在哪裡嗎?』

凱蒂媽媽回答;『不知道,但希望妳不要去!』

 

接下來幾天,七大媽八大婆的遊說不斷,希望凱蒂取消到巴勒斯坦的念頭。

 

意志堅定的凱蒂,準備好所需證件,帶著已簽的合約書,提著兩箱行李,飛到了巴勒基坦,展開揮別第一段婚姻的另一個開始。

 

在回教徒佔93%的巴勒斯坦,凱蒂養了一條博美犬作伴。凱蒂交待回教徒司機,每天早上要帶狗出去溜達。

 

司機看看她,再看看狗,問凱蒂:『我可以說“不”嗎?』

 

凱蒂說:『不行!我要工作付你薪水,你必須把我的寵物照顧好,不然我無法專心工作。』

 

除了獵狗,回教徒視狗為不潔淨的動物。幾個月過去了,司機與狗竟變成了好朋友,無論走到哪兒,司機都把狗放在腿上,一起開車出遊。

 

問凱蒂在巴勒斯坦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麼?

 

她先哈哈大笑,笑得眼睛泛淚地說:『我以為巴勒斯坦紅燈區的櫥窗女郎,與阿姆斯特丹的櫥窗女郎一樣。結果,是一群全身包得緊緊,在櫥窗裡微微移動身體的女孩。』

70769.jpg

日落了,與凱蒂坐在水岸邊,點了小漢堡,小酌著粉紅葡葡酒,天南地北的暢談。人,不應該是孤獨的,不是嗎?

 

 

葉倫會隨筆(2022.9.13)

 

我很懶,但喜歡卧遊。認同:樂莫樂兮新相知」的想法,經由聯誼、陪伴,創造新的快樂種子。

 

一直以為回教徒不喜歡豬,李家女孩讓我知道,他們也不喜歡獵狗以外的狗。但經過認識和了解,人和狗一樣產生陪伴的力量,甚至超越老祖宗傳下來的信仰。我想到印度詩人泰戈爾的話:認識才會產生感情,了解才會產生愛。」。

    全站熱搜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