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苑藝文之友會吳文成會長邀請葉倫會老師導覽尋找台北之美活動,先後辦理大稻埕、萬華、大龍峒、芝山岩和西門町,6月24日是第6次,活動地點是台北植物園,即南海學園。是日的活動在吳文成會長宣布後開始,說也奇怪,原來是溫度攝氏35度以上艷陽高照的天候,活動一開始,太陽就被雲遮起來,讓大家感到十二萬分的意外,稍後,老天爺也下了甘露水

 

台北植物園又稱南海學園,事實上,植物園建於1896年,位於台北市西南側,占地約8公頃,其目的在做為植物栽培的試驗所,歷經演變,植物園的植物種類超過1,500種以上,像個大型的植物博物館,植物種類豐富,吸引許多動物前往棲息,是台北市生態最豐富的人工綠色區塊,也是居民休憩和觀賞生態之美的重要景點。

  

 

台北植物園被稱為南海學園是張其昀擔任教育部長時的建樹,他在政府財政極為困窘的情況下,排除萬難,在植物園成立國立歷史博物館、科學館、藝術館和中央圖書館和後來的教育電台,這些建築或單位都屬於教育的一環,故植物園和這些單位被稱為南海學園。南海學園的古蹟有建國中學、原台灣教育會、嚴家淦故居,孫運璿故居,博物館有郵政博物館和楊英風美術館,附近的牯嶺街早年是知名的舊書店街。

    

     

今天的集合地點是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大門口,該館籌畫於1955年冬天,1956年春天開館,開館初期,原來命名為文物美術館,大部分展覽品為文物模型或複製品,曾被新聞界譏諷為真空館,惟在歷任館長和現任黃永川館長的卓越領導和該館工作人員的努力下,己經是國內最重要的博物館之一。1957年,蔣中正總統前往該館巡視,指示更名國立歷史博物館,故該館以國慶日做為館慶。1960年代初期,國立歷史博物館歷經改建或增修,完成中國傳統宮殿形式,屋頂用碧綠琉璃瓦鋪就,輔以淺硃砂色之紅牆,簷下鑲嵌山東武梁祠石刻孔子向老子問禮圖的黑色浮雕。目前館內的收藏以中原文物為主,地方文物為輔,大部分文物係接收原河南博物館遷臺及戰後日本歸還古物,較著名者有河南新鄭、輝縣及安陽出土的銅器;洛陽地區出土的先秦繩紋陶、漢代綠釉陶、六朝舞樂俑、唐三彩等。

  

    

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前,葉倫會老師指著大門口的金龜樹,請大家觀賞這棵有趣的老樹,欣賞樹旁水池和池中悠遊自在的魚兒,說也奇怪,原來艷陽高照的大太陽,忽然被雲遮住了,讓大家可以在輕風微掠的樹陰底下,認識植物園的建築之美和欣賞植物吐出來的芬芳,步出國立歷史博物館的庭園往科學館和藝術館間有排陳列國內畫家作品的布告欄,葉老師請大家用心和想像力分享國內新生畫家想要表達的內涵。

   

 

接著向大家介紹科學館的屋頂是仿北京的天壇,注意其建築之美和該館早期對台灣科學教育的貢獻;科學館對面的建國中學是台北市最優秀的學府之一,無數學子的第一志願,校門口的紅樓被指定為市定古蹟,葉老師說,建中學生除了學業優秀外,學校更致力培養品德兼具的人才,特別提及該校橄欖球校隊的堅忍特質;建國中學旁的原台灣教育會館,該館後來曾是台灣省臨時參議會會址,美國新聞處,素人畫家洪通曾在這兒舉辦轟動一時的畫展;科學館旁是國立台灣藝術館,經常表演舞台劇供愛好者免費參觀,或展示國內知名書畫家的書畫。建中對面的國立教育資料館,日治時期是建功神社,張其昀部長將其改建為中央圖書館,當中央圖書館搬到中山南路並改名國家圖書館時,這棟建築現在是國立教育資料館,大家隨著葉老師入內參觀,葉老師指著庭院中池塘的睡蓮介紹蓮花的特色,也敘說大部分蓮花的瓣數在9瓣以內,但眼前的睡蓮,其瓣數超過20瓣,依觀音蓮園主人的說法,他們培育的蓮花瓣數有高達200瓣者,這個數字讓大家嘖稱奇。

 

 

從國立教育資料館出來,經過國立教育廣播電台,教育廣播電台大門口寫著獻堂樓,想必是張其昀的傑作,讓捐錢的人也留名青史;他創辦的私立中國文化大學校園就有許多類似的場景。當大家經過鐵製旋轉門進入林業試驗所台北植物園時,任職農委會的李先生教大家過旋轉門的另類招式,看他輕鬆的走過來走過去,體型稍胖的朋友雖然羡慕,但只能按傳統方法入園。

  

 

植物園有許多水池,但國立歷史博物館後面的蓮花池面積最大,生態最為豐富,幾乎到植物園的朋友都會前往駐足欣賞,當荷花盛開時,這兒是攝影家們捕捉鏡頭的好地方。大家走過旋轉門來到蓮花池時,老天爺開始下起雨來,而且越下越大,學佛的女士說今天我們真有福氣,老天先幫大家遮住太陽,現在又下甘露水,消除暑氣,而我們抵達的地點也真巧,正好位於國立歷史博物館後牆的屋簷,大家就在屋簷等待,同時分享午後雷陣雨的美麗,有人專注池中生物遇到雨水滋潤時的跳耀狀,部分朋友欣賞雨滴打在蓮花葉的情景,或看水鳥在池中游泳或飛馳的景象,也有朋友注意小雨滴滴進池中即和池塘的水合而為一,不論眼睛或腦海呈現什麼情景,大自然的奧秘都給大家新而有用的啟示,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現實的社會,每個人都應體會隔行如隔山,了解行行出狀元的道理。老天爺的一場大雨,讓大家學到謙卑的思維,也是今天的另類收穫。

  

 

植物園因為植物種類多,生態呈現多樣化,葉老師請大家豎起耳朵聽園區的天籟之聲,至於冷氣機或大馬路的汽車聲,請回家再聽,朋友們在聆聽時,也全神注視著池裏的游魚和蓮花的清純。約2時許,雨下得小些,為了讓大家了解植物園的主要古蹟,葉老師在微雨中帶著大家往布政使司文物館方向前進,繞著蓮花池,穿過人行步道行進時,有隻罕見的鳥類出現在樹林,邊叫邊抖動著翅膀的水珠,帶照相機的朋友莫不抓住這難得一見的機會,沒帶相機的朋友,也為這份情境心存感動。

   

 

布政使司文物館原來位於中山堂,本來是清領時期的布政史司衙門,日治初期的台灣總督府,建中山堂時,將其搬至植物園,雖然今天的七開間不如當時的15開間,惟清領時期最大公共建築的稱號仍然在那兒訴說著先民在台灣奮鬥的故事,如今被指定為第二級古蹟,因為大家要參加吳文成會長下午2時30分在國立歷史博物館遵彭廳的演講會,只能簡單的瀏覽,但是大家對於老祖宗留下的這棟建築卻有如尋根般的喜悅。當大家往國立歷史博物館移動時,有位被大雨阻檔的朋友囪囪而來,看她緊張的樣子,葉老師想到證嚴法師的話,做人就是要消除難過,今天沒跟到沒關係,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全站熱搜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