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林口扶輪社前社長孫竹華大哥之命,為該社社友和寶眷導覽大稻埕,向孫大哥報告自奈及利亞回國的客家妹想體驗扶輪社活動,承他一口答應。孫大哥指示830分開講,中午12時到長安西路海霸甲天下餐廳。做好導覽是基本要務,其他部分,聽話就是。

IMG_6333.jpgIMG_6346.jpg

8時30分,林口扶輪社的社友和寶眷完成報到手續,社方貼心的為出席社友和寶眷租用耳機。大家報告大稻埕暨慈聖宮沿革後,分享台灣廟宇特色,請大家注善用觀察、記錄、整理、統計、分類等科學方法,注意該宮與眾不同的風情,每件雕飾、彩繪、對聯都有趨吉避凶教化人心的功能。

IMG_6338.jpg

跨過延平北路的太平、永樂陸橋,這座橋是台北市現在最久的陸橋,高大哥說他早年在迪化街一段14巷擔生童工,每天早上騎腳踏車載老闆的小孩上學,對陸橋週邊景觀印象深刻。

 

迪化街是大家熟悉的台灣華爾街,關心街區發展的社友和寶眷成為少數,揹在身上的環保袋不但變大,甚至加重了,PP蔣夫人買個蠻大的台灣LV包,讓PP蔣可以提較多的戰利品。準時是行走江湖的重要準則,12時抵達甲天下,承社長邀請,有機會和一群優質的朋友,共享美麗的佳餚。社友對李博士由生疏轉成熱絡,邀請她202012月中旬前往林口扶輪社演講「海外聞見錄」。好耶!

 

 

台北雙連扶輪社社友暨寶眷導覽萬華隨筆(2020.10.24下午)(1,380)

雙連扶輪社王社長認真積極,喜歡創新,將該社每個月第四個星期的例會改為陽光例會,讓社友和寶眷認識台灣之美。奉王社長之命,下午為該社陽光例會導覽萬華史蹟,認真準備就是。

IMG_6346.jpg

承老天爺厚愛,今天豔陽高照。和林口扶輪社社友一起午餐後,坐捷運到龍山寺,李博士好奇的問我,怎麼到龍山寺?跟著我走就對了。因為新冠肺炎沒有觀光客,惟午后的龍山寺依然擠滿了香客。在三川殿前遇見朱、陳、張三位好友,稍後,在地藏王菩薩廟前,陳輝陽請大家喝青草茶。謝謝!

IMG_6345.jpg

龍山寺香客眾多,大部分社友或寶眷都來拜過。惟鮮少注意該寺的建築、歷史或人文,事實上,不論哪個部分,龍山寺都屬菁典廟宇。神明多是龍山寺的特色之一,參訪後殿認識眾家神明和建築之美後離開快三百年的古老寺廟。

 

經青草巷到地藏王菩薩廟,社友常聽青草巷的名號,卻是第一次感受青草巷的幽靜,體驗西昌街觀光夜市的獨特;介紹建於清朝中葉的地藏王菩薩廟;剝皮寮是萬華人的記憶,如今成為觀光賣點,鄉土教育中心開館時間到下午五點,參觀時,稍帶急切的看完兒時記憶的陳列文物。

 

跨過康定路和和平西路,進入萬華成衣市場,讓大家眼界為之一亮,晚上辦桌的地點是西園路二段的建地,過了艋舺大道就到,謝謝王社長的邀請,讓我們和社友暨寶眷一起享受到地的辦桌桌菜,每道都新鮮好吃。

 

 

樂莫樂兮新相知的林口扶輪社社友   李家女孩

前言

林口扶輪社的導覽心得交稿了!這幾天一直惦著在拉哥斯,宿舍旁發生的反政府遊行和槍戰。台灣的新聞很少報導國外的情況,在這篇文章裡,我以這個事件為背景,勾勒出疫情下幸福的台灣。

 

 

奈及利亞近況

一直以來,奈利亞人給我的印象是自掃門前雪的族群。他們知道國家由總統到最底級的州政府職員都是貪腐無能的,他們一直面對各種問題,如沒穩定供電、苛刻嚴峻的生存環境,但他們只會默默承受,說一句“This is Nigeria! ”然後就只能自己想辦法克服,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國家的事?Forget about it.

 

但因一個隸屬Special Anti Robbery SquadSARS) 的便衣警員開槍射殺手無寸鐵市民的短片在網上瘋傳,令奈國人民終於不再沉默,勇敢地站出來向警暴說不,因而引發一場奈國自1960年獨立以來,第一次的全國性和平示威。

 

這場ENDSARS抗爭運動沒有領袖,一切都由奈國年輕一代帶頭。跟香港年輕人一樣,奈國年輕人一直在掙扎求存,但無論他們再怎努力,如果是出身自沒背景沒權沒勢的家庭,那麼他們的前景是完全黑暗的。他們既沒有任何包袱,又沒有任何資產,既然nothing to loss,他們就能豁出去站在抗爭最前線,尋求國家早日開始改革。

 

開始的時候人們擔心著示威會演變成暴亂,人民亦只有三分鐘熱度。但觀察幾個星期下來,我對奈國年輕一輩完全改觀。他們非常團結而有組織,他們各司其職,分頭行事:有的帶帳幕於抗爭堵路現場留守、有的組成後勤支援,為前線籌集所需物資、有的組成「天文台」並成立免費電話熱線,為抗爭者提供醫療支援、食水食物的物資運送以及為被捕抗爭者聯絡義務律師提供法律支援。

 

這幾天看著奈國人的示威抗爭新聞,畫面是如此熟悉。尼國年輕人揚言,現在只是起步,抗爭改革國家之路仍非常漫長。

 

但這場全國性大規模示威,一直得不到國際媒體關注,所以尼國人只好靠自己努力,不停在各大社交媒體轉發消息,甚至做現場報導,將事情始末向全世界報導。後來有消息流出,是尼國政府花了340億美元去賄賂國際媒體,壓制有關ENDSARS 的報導。

 

看著示威行動仍持續,拉哥斯(Lagos) 州政府於1020日發出24小時宵禁令,並於下午4:00正式生效。但示威者不理會宵禁令,持續於拉各斯萊基區的收費站前(Lekki toll gate)的示威據點留守。大約傍晚時分,州政府派人拆除示威現場的所有CCTV,關閉燈光,然後派軍隊進駐用實彈射擊示威者,造成多人死傷。

 

武力鎮壓發生前,有超過7000萬支持者的反對派領袖Nnamdi Kanu曾於宵禁令生效前後公開警告全國各州政府,絕不能向示威者開槍,否則全國政府建築物、國際機場、政客住所、政府車輛、警署、軍營等會成為襲擊目標,都會被焚燒殆盡。可惜,州政府漠視此嚴重警告,就在拉哥斯州政府高官Tinubu 逃離奈及利亞,抵達法國後,他在法國下達命令於20日晚開槍鎮壓示威者。

 

因此,Nnamdi宣布全面大反擊,下令焚燒全國所有政府建築物,全面摧毁政府運作。奈及利亞由和平抗議轉變成的大革命,日前正式展開序幕。

 

警察掃射群眾的收費站,就在宿舍旁邊,20日晚上,宿舍旁,槍聲四起。這幾天,心中一直懸念著志願留守奈國宿舍的幾位有著革命情感般的同事。公司的私人飛機待命中,希望最後撤離命令下達後,他們能夠平安撤離。

 

 

美麗之島-福爾摩沙

腦子裡想著奈及利亞可能展開的的革命,眼中看到的卻是台灣人在疫情下的台灣,一場場的活動,邀約不斷。

 

今天要跟著葉老師和林口扶輪社的社友到大稻埕走讀。雖然已跟著老師的公益導覽走過兩次,但根據對老師的觀察,他會針對不同團體而走不同tailor-made 的路線,充滿期待的等待這場導覽。

 

在古亭轉往大橋頭的捷運,一上車聽到規則的滴答滴答聲音,緊張地往後退並尋找聲音來源。問了旁邊一位無動於衷的女孩到底是什麼聲音,她淡定地指著一位先生的手上說,是計數器!鬆了一口氣,我以為是炸彈的定時器,還好沒報案。

 

我們在美國,經歷過2001911世貿大樓的恐怖攻擊,也曾經在法國巴黎的捷運和紐約的地鐵上遇見過扒手,所以每次在不同國家坐捷運和火車,總會特別小心。但是,在台北的捷運上,總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全感,而讓心情特別輕鬆地到達目的地。不知生活在安穩環境中的台灣人,是否也能體會和珍惜到這份安全感?

 

到達大橋頭站,因時間充裕,慢慢地仔細看了捷運站裡,玻璃磚內的當地特產和藝術創作。前往指定集合地點,與孫大哥和素蘭姐寒喧了一會兒,待人和善的他們,讓我有一見如故的親切感。雖然,我自告奮勇地幫這近60人的團體壓隊,但是我可能是這群人裡最容易在台北迷路的。然而,就如老師常說的,又有何妨,開心地玩就是了。

 

週六的大稻埕,與上回週日所看的大稻埕,有著不同的風情。導覽開始,帶著耳機仔細聽著老師的開場,眼睛也在觀察著慈聖宮門前兩隻獅子,之前參觀的廟宇,小獅子放在母獅子前腳下,通常不是雕刻的重點,但此廟跟在母獅子後面的小獅子更能呈現整體雕刻的完整性。廟宇屋頂上的剪黏,出現了石榴、香蕉、蓮霧、佛手柚等等的水果,下回,得問問老師這代表什麼意思?

 

今天除了正殿外,老師帶我們看了側殿的土地公,香火鼎盛的黑烟,覆蓋在上了金漆的木雕壁飾,更突顯出了古法雕刻之美。近80歲的高大哥專心的寫著筆記;林大哥開心的與朋友在廟裡不同角度合照著;一位姐姐耐心細心地牽著媽媽的手,看著荷合二神;看著老師手所指向的陳天乞剪黏,猜想著龍虎剪黏圖畫上端的人物,是什麼忠孝節義的故事?正中門後的剪刀鏡子,代表媽祖會保佑參拜的人一家平安,祝福著走出大門的朋友們。這廟宇,不僅是信仰中心,也是藝術!下回, 得計畫半天來慈聖宮,仔仔細細地看一遍。

 

走出慈聖宮,大樹下的台灣小吃,曾是多少政商名流和市井小民品嚐美食之處。沿著小吃街, 爬上了建於太平國小與永樂國小之間,台北市目前最古老的天橋。這次不必站在馬路中間看路樹、天空和車輛,卻在天橋上仰視和俯視不同角度的街道之美。大家開心的在這座不知何時會被拆掉的天橋上,快樂的合影。

 

天橋,在拉哥斯是常見的,但是人們很少走在天橋上,司機看到天橋就準備要減速,閃躲在馬路上橫衝直撞的行人。同樣是天橋,卻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情境。大部分的台灣人還是遵守交通規則的。

 

沿著涼州街,看到了歷史悠久的洋可夫俄羅斯洋行,由第一位拿中華民國護照進入蘇聯的台灣人所創辦。想著年輕好友曾贈送的一組由大到小的俄羅斯娃娃,不知好友現在是否安好?之後,轉進迪化街,隊友們手上採購的物品越來越多,看著隊友快樂滿足的購物後表情,想想,在台灣也是很好逛的,不一定要到國外去血拚呀!

 

海霸王是我們年輕時代高檔餐廳之一,謝謝社友邀請一起在海霸王共進午餐。桌上的台式懷念美食,配上十三年的Highland  Park Scotch Whisky,談著高爾夫球,盛情的乾杯,漸漸的與這些第一次見面的朋友熟悉了。最後一道菜,讓我睜大了眼睛!隨口說了一句,“二十多年沒吃到的芒果青! ” 蔣大哥豪氣地把整盤芒果青,端到我面前請我慢慢享用。美食、美酒、加上去油膩的芒果青,真是人間美味!謝謝蔣大哥的厚愛。

 

最近在臉書放上在台灣的活動,沒有了萬聖節的美國好友忌妒地說 "台灣人真是玩瘋了,我們只能在家鬱悶地喝酒。" 我是何其有幸的,遇到了一群對的人,在這非常時期,一起走讀。謝謝葉老師、孫大哥和林口扶輪社朋友,讓我有機會今天與你們同行。期待下回薩克斯風的聚會!

    全站熱搜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