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懂事開始,每年清明節都跟爸、媽和哥哥姊姊們去掃墓,也到祠堂和祖塔祭拜,最初都是爸爸和媽媽挑著好大一擔的牲禮,年紀稍長,也分擔部份工作,雖然葉春日公派下號稱每位族人死後都應進入祖塔,但葉特鳳媽張儒人卻安置在後湖的鯉魚穴,曾祖父和曾祖母的墳也在這座建於清朝道光年間的古墓附近,記得母親還在時,每年清明節前準備的牲禮多達五付。彼時只知道祭拜曾祖父和曾祖母時,請神的人就是爸爸,當時覺得他好了不起,除此之外,祭拜祖先是慎終追遠的傳統習俗,是理所當然的事,從來沒有覺得有什麼特別。

 

直到奉命籌設海關博物館,進而擔任大稻埕逍遙遊導覽義工(活動免費,報名電話02~25580346),發現台灣歷史的許多趣事,也想要了解自家祖先的情況,開始蒐集葉春日(五美,因葉春日的孫子分別命名榮、華、富、貴、春)公傳下來的故事,這時候對葉五美家族史堪稱比較熟悉的父親已於1986年過世,整個問題好像沒有頭緒,但皇天終究不負苦心人,從史料尋找外,也將問題向年長的朋友請教,獲得概梗的常識,完成簡單的文字稿,發表於台灣日報鄉土版,這篇文章提及東京帝大人類學者來台訪問的話,一對夫妻歷經兩百多年能夠繁衍將近一萬個子孫,是人類史的奇蹟,這篇文章發表後,時任中時晚報記者,跑海關新聞的好友陳世財對此頗感興趣,透過訪談,寫篇特稿,或許是祖先的保佑,或許純屬偶然,這篇文章刊登於中時晚報的頭版頭條。

 

 

葉五美公派下的祖先為了族人死後有個埋骨之所,葉比負責族務時,建立墓塚式的五美佳城,大家的共識是所有先人的遺骨都應置於佳城,據說葉特鳳媽張儒人墓屬鯉魚穴,主子孫旺盛,故未移往佳城,至於曾祖父和曾祖母的墳何以未移,僅獲得風水很好的說法而沒有具體的內容。

 

準備清明祭祖祭品的原則是簡便,拜完後分送大哥、二哥和姊姊,部份則帶回家,前一日到濱江果菜市場和台北市武昌街明星西點麵包店採購,4月4日凌晨四點鬧鐘就響了,四點半和兒子一起出發,車流量越來越大,過了南崁交流道出現塞車的情形,所幸距大園交流道不遠,出了大園交流道已是曙光微露,5時20分抵達觀音姊姊家門口,早起的燕子在街道的電線上呢喃,在姊姊家小坐至6時30分,再坐華昇的車子到後湖葉特鳳媽張太儒人和曾祖父與曾祖母的祖墳,早上的空氣好極了,霧氣瀰漫,有如人間仙境,二哥和斯竹父子也到了,看二哥走路的步伐,體力似乎有幾分衰退的痕跡。墳前的雜草數日前已由庄裏的族人先行整理,要俊閔將祭品置於祖先墳前,其他族人也陸續出現,最多時有四五百人,其中有許多兒時的玩伴,閒談別後種種是一種樂趣。

 

葉特鳳媽張儒人墳於7時30分開始請神,燃燒紙錢、放鞭炮,待其告一段落,再祭拜曾祖父、母,請神由二哥負責,今年的特色是用平日家居使用的閩南語,不似早年用客語,禀告過程沒有擲筊。祭祖儀式結束,將祭品分送大哥和二哥。

 

坐斯華的車子到葉春日公公廳(祠堂),連續幾天的陰雨天氣轉好,太陽公公也出來了,先在公廳祭拜,雙進燕尾脊的老建築擠滿了來自各地的族人,拜好後到祖塔,50公尺左右距離的道路旁擺了近20個賣飲食的攤位,祖塔周圍置有施工的鷹架,大概是在整修吧!祖塔前放滿了祭品與站滿了族人,每位族人放好祭品後先燒香,因為人擠人,費好一陣功夫才拜好祖先和護衛祖先的后土(土地公),見到不少熟人,其中有小學同學目前任職海關的葉斯旺,另有任職中央氣象局的叔叔葉天降博士……等,9時30分左右開始祭祖。活動進行中,發現司儀或上台發言的人全部用國語發音,自有記憶以來,祭祖都用閩南語發音,僅請神用客語發音,在掃墓這種講究傳統的地方,拋棄傳統的閩南語發音,改用國語,固然有讓大家聽懂的用意,惟腦海浮起爾愛其羊,我愛其禮的想法。

負責族務多年的葉倫境宣布近80年歷史的祠堂因為年久失修,有倒塌之虞,去年曾發函族人徵詢改建或重建的問卷調查,他說回收卷中有80%的宗親贊成重建,希望大家以鼓掌方式通過重建案,大概是擴音器的聲音不夠大,沒有人反對,但鼓掌的聲音好像也稀稀落落的。

 

祖塔祭拜完後,回到出生的地方,自2006年起,葉廣田公派下子孫清明祭祖後到新屋鄉下埔村廣田公派下公廳前聚餐,今年席開十八桌,活動主辦人葉倫烘,因事前已由宗親招開籌備會議,透過集思廣益,致菜色或活動程序都很圓滿,因為這個機會,族人間有較多的互動,也看到許多晚輩,而他們在各行各業都有獨特的表現,像所有長輩的想法一樣,希望一代強過一代。因為開飯的時間較早,不到下午一點,大家就分別賦歸,各自回到工作崗位,繼續為個人、為土地奉獻心力,同時也為明年的再見預做準備。

 

在台北打滾多年,收穫之一是講究實事求是,相信每件都的發生或結果都有其原因,也終將有圓滿的結果,沒有是非與對錯,僅以欣賞的角度享受一天的見聞,同時也為葉春日(五美)公家族的歷史留下一份紀錄。 

    全站熱搜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