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文化運動館籌備處(隻連打街)周邊古蹟巡禮二月七日開啟的好成績,至三月第一個星期六的活動,三月二日就額滿。惟這天,報載入冬以來因雨少,各地有缺水的虞慮,亟待春雨的滋潤,旋看到中央氣象局報告,指35日起有鋒面南下,雨天將連續至下週,雖然古蹟巡禮的報名人數已額滿,惟出席人數會受天候影響,但仍然盼望雨要下來,而且要下大些,俾台灣有充足的雨水,讓居民過著風調雨順的生活,至於影響古蹟巡禮參加人數乙節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CIMG2434.JPG

 

200937日凌晨才自彰化回台北,彼時的雨雖然暫停,但早上的雨又下得不小,八時左右接到好友王清松的電話,問活動是否因雨而有所改變,回以:「風雨無阻」,他旋即豪氣的表示,將和朋友們準時出席。

 

8時半,載著三十幾本剛出爐的「積福和養生」,先到台北霞海城隍廟借麥克風,並向林合發油飯的阿嬤報告可能參加的人數。旋向大同分局出發,遠遠就看到幾位朋友,首先看到台北找茶趣的美麗志工,她家住泰山,旁邊有位小姐說係3月6日晚上7時至9時在彰化聽台灣神明的故事演講的朋友,彼稱早上搭6點半自彰化開往台北的國光客運,專誠參加這個活動,她的出現與參與都讓人感動,其他還有太平國小資優班學生的和陪同前來的偉大爸媽。

 

朋友陸續抵達,大家看到蔣渭水的長孫蔣朝根老師時,對這位名人的後代表示欽佩。旋在大同分局門口開講,敘說大同分局這座建築起於日治時期,一直都是警察局,名稱雖因時代的不同而變異,但除暴安良的任務卻始終不變,內部有水牢,這種建築在今日台灣甚為罕見,因為蔣渭水生前數次被囚禁於此,故台北市政府在此成立台灣新文化運動館籌備處。930分,在台灣新文化運動館籌備處招牌前合影,看到上星期六參加大稻埕老街攝影巡禮的王清松、郭世浩夫婦、闕志宇。

 

大同分局週邊是柴寮,即木雕作品材料的批發處所,顧客可以在這兒找到料好又實在的精美產品;惠美壽茶行的店長早已在店裏燒好合宜溫度的開水,準備沖泡東方美人茶招待貴賓,她準備的精緻茶杯可是用蒸氣消毒過的,讓英皇御賜的名茶在大稻埕展現優雅的特質,她的熱忱與好客,讓朋友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摸乳巷是柴寮附近特有的產物,雖然狹窄與彎曲較鹿港的摸乳巷有過之而無不及,惟其形成的條件不同,在台北已經很少見了。來自彰化市的張和桂老師說:彰化市類似的巷弄很多。看來台灣不但南北的觀點有差距,連中北部的觀點也未必完全相同。

 

在蔣渭水紀念公園和雙連打鐵街期間,雨下得極大,但大夥兒的情緒卻很高昂,不論公園內部的裝置,或打鐵師傅打鐵的力與美,都是朋友們的第一次見聞,在依玉山形狀的石碑處,請王清松談台灣的五座主要山脈與新台幣背面高山的故事,他希望大家一起把台灣的山「賣出去」,吸引世界的觀光客,讓世人都知道台灣的好山和好水。

 

陳財美金燭行創業於1896年,是台北少數百年老店,但在陳光宏用心經營下,光鮮亮麗的店面,親切的服務態度,讓這家百年老店在業界擁有領先群的特色,陳光宏也是台灣恒善會名譽理事長,親自用法國進口的咖啡機沖泡咖啡招待大家,這份情義,讓朋友們再度感受到大稻埕人樂於和朋友分享的喜悅,王清松引歐巴馬就職總統前發表服務可以創造更大快樂的話和陳理事長分享,當然是賓主盡歡。

 

陳德星堂的傳統建築之美,對待子孫的期許,讓大家捨不得離開,希望放慢腳步;王連源董事長恨不得走趟有記茶行,就能夠將台灣茶葉發展的故事昂昂上口,朋友們的收穫當然極為豐富;經過原大安醫院的義美門市部到永樂市場,林合發油飯的林淑惠阿嬤和媳婦早就準備好香甜可口的油飯請大家品嚐,事後,發現朋友們都喜愛林合發油飯的美味而掏錢購買(活動結束承郭世浩先生和張和桂老師分送林合發油飯,而上星期參加活動的闕志宇表示特別買林合發油飯,對於未能買到芋粿巧則懊惱不已,表示下次參加活動時,要提前購買)

 

台北霞海城隍廟供奉的城隍爺也是財神之一,一九七0年代以前保佑大稻埕的商家賺大錢,而今,每年保佑近萬對適婚男女譜下好姻緣,期盼朋友在香爐發爐的見證下,平安、健康、賺大錢。

 

附註

下次相同路線的活動時間是四月五日(星期日),有意參加者,請以email:y2538.ylh@msa.hinet.net報名,額滿為止,今年其他月份第一個星期六上午亦有相同的活動,有意整隊參加者亦歡迎預約.

 

三月八日早收到闕志宇的信,一天內和他互動好幾封信,謹將其錄製於后,期盼我們的社會更加和諧。

 

葉老師

 謝謝您今天的導覽

哈哈

今天因為人比較少

跟您接觸的機會反倒多了不少

 

在您跟我說

因為我來了結果變的更好如何如何時

老實說有受寵若驚 而且感動了一下

結果還來不及說

就被隔壁的先生吐嘈

原來您跟大家都這麼說

害我好傷心阿

馬上去買雞捲來吃 哈哈哈

 

今天真的謝謝您

  闕志宇上

 

親愛的志宇

我讀文心雕龍,內有言為心聲,即說這句話時絕對是真心的,等你年紀大時,一定能夠體驗到辦活動最需要的是人場,尤其在刮大風下雨的時候,旁邊老先生的太太是高中退休老師,是我在社區大學授課的學生,目前在植物園擔任志工,是很好的解說員,夫妻兩人常跟我走古蹟,我們已是多年的老朋友,他們也是深懂個中三昧的人.

 

最重要的是雞捲好吃與否?今天活動的過程愉快與否?再說一遍,倘缺少任何一位的出席,人數,陣勢就小了很多,大稻埕絕對沒有這麼美,可愛的孩子,該相信我說的是真心話吧!

 

你的照片比上次又進步幾許,希望繼續努力,抓住一條關心社會的路走,假以時日一定可以在這個領域出人頭地,誠摯的祝福你,希望數年後,以認識你為榮(也是對許多年輕人用的話).

 

台北散步者敬上

 

 

Dear 葉老師

 沒想到我真的誤解了意思

真的是十分的抱歉

因為我真的覺得我什麼也沒做

只是出席而已

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抱歉回了那種句子

 

 其實有關吃的東西

從第一次我就買過雞捲了

我媽說好吃要我再多買一點回去

他覺得圓環的味道比較取巧

而這邊的雞捲比較真材實料的感覺

 

 上次還有買家福的起士蛋糕+茶葉

這次又再買了油飯

下次一定要先買芋頭(ㄍ一ㄠ)..這次沒買到

太可惜了

 

 其實上次是我第一次踏進了大稻埕

之前全部都在電視上看到迪化街在過年時如何擁擠之類的

讓人一點也不想過去阿

上次的導覽

我看到了只有在舊照片理會出現的褪色招牌

從來沒看過的竹製品店

這次在陳德星祠堂裡面看到數不完的神主牌

還有廉恥幾個大字

都讓我嚇一跳

 

 但裡面讓我最喜歡的

就是這些阿公阿嬤老闆與您跟我們的互動

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

也許是一聲彼此間的招呼

或許是一種靦腆的笑容

可能是一句相互挖苦的對話

都很令人著迷

這種親切的關懷只有在書裡才有看過

"台灣人的親切與可愛"

現在真的很不常遇到了

 

不管如何

真的很謝謝

 

 平安喜樂

  闕志宇

 

親愛的志宇

你真是善良的孩子

從你買東西回家給媽媽吃,絕對是孝順的孩子(每句話都是讀信後感動心痱的真情實話)

 

長期擔任大稻埕導覽的義工,看遍各種類形的朋友,或許你不相信,也曾被罵機車老頭,誰要你來等話語.因為秉著對土地的愛契而不捨的一直走下去.

 

近年演講的機會也增多了,因而結交許多好朋友(如三月七日就有一位因前一日晚上彰化市演講而來參加的聽眾),經常強調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希望社會大眾透過我的演講或導覽認識與愛護生活周遭的事務,倘有任何收穫,回饋的方式是協助需要幫助而我們又有能力幫助的人.

 

希望你在本業好好努力,行有餘力再透過攝影,一起找尋台北的美麗,追尋屬於台灣人的驕傲.

 

如果你不反對,我將會把你的來信摘要置於稍後完成的隨筆附註

 

祝平安快樂

 

倫會敬上

 

 

葉老師您好

 信裡面的內容歡迎拿去用

還有如果要用到照片也完全沒有關係

要原始檔的話也可以跟我說

我再寄給您

 

因為我覺得讓現代的人多知道這些有趣的事

是一件很棒的事

況且您作的比我多的多 多 多

我只是照幾張相而已

根本不能比

 

您所說的阻力

我想不管作什麼事都有

而且因為跟商家又牽扯上關係(葉按:每家商家請客或導覽都是純義務的提供)

更不是我以前學生時代辦活動所能比擬的

那時候我就已經覺得要抓狂了

 

希望您的熱情能夠一直燃燒下去

加油~

 

 闕志宇上

 

  附錄

  林國隆先生是客家雜誌總編輯,左手寫論文,右手寫散文或小說,這天他用小說家的筆法寫下浮生半日閒的大稻埕,這份用心值得每個愛護台灣這塊土地的朋友給予掌聲,徵得同意,置於本文附錄,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讓我們更愛台北,樂於一起來找尋台北的美麗,追尋台灣人的驕傲。

  走過大稻埕 回首前人路

           林國隆

   雨下個不停,走錯了幾段路後,大同分局終於在望,但還是沒看見半個人影。轉個彎,分局的門口別有洞天,凹進去的階梯梯道正好可以躲雨,而且已經站了十幾個男女老少,葉倫會老師自然也在裡面。

   陸續有人前來,而且都跟葉老師很熟。葉老師表示,這陣雨讓很多人不能前來,但也讓缺水嚴重的石門水庫喘口氣。他用目視點了一下名後,開始用麥克風介紹這一天第一個景點-大同分局。

   「日據時期,台北警察署為了做好治安,在分駐所上面設立了『北警察署』和『南警察署』,南警察署在城內,建築物早已拆掉。北警察署設在大稻埕,就是大家現在站著的大同分局。當時是二層樓建物,光復後加蓋成三樓,目前是台北市市定三級古蹟。再說台灣光復,臺北警察署改制為臺北警察局後,這棟建築物劃為刑警總隊,刑總搬走後,由第一分局進駐辦公,可見光復初的那一段時間,和日治時代一樣,這邊是台北最熱鬧的地方。584月臺北市升格為院轄市,第一分局改稱大同分局,78年合併鄰近兩分局,成為寧夏分局,793月再改為大同分局。臺北市現今除了把它指定為古蹟之外,也積極規劃,想改建成供一般遊客參觀的『警察博物館』。另一方面,三樓現為『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籌備處』,未來大同分局搬遷後,現址也將成為『臺灣新文化運動紀念館』。……」

   聽著,聽著,站在歷史匯流處的感覺越來越濃厚。不久,水牢、蔣渭水都在葉老師的陳述中出現了。今天,這座三級古蹟不開放參觀,但歷史的大門還是為我們開了更大的一扇門。在雨霧迷濛的思維中,一道陽光乍現,我睇見了幾許陽光射進了陰暗的水牢,在水裡泡得發慌的蔣渭水於是把臉迎向陽光,陽光越聚越多,讓他整顆心都融在那兒。他把陽光當朋友,想到日本人再嚴厲,也管不到他的朋友,就知道軍國氣焰總有一天會消失,民主得以生根……。

   早年,寧夏路以木材街聞名,有「柴寮仔」之名,是木雕作品材料的批發所。近年木雕和木材業漸漸蕭條,但還是有人守著本業。葉老師領著一行人走過幾間木材行,其中一間還擺著兩座雕好的神像。葉老師針對「柴寮仔」做了一些解說後,讓大家旁觀一下木柴行,便領著眾人繼續行進,隨後進入惠美壽茶行。

   「惠美壽」雖小,但店面十分明亮,一直在溼冷中寒顫的身體立刻在一室的光暖中抒放了開來。

   這家鄉親黃正敏開的店,除了客家人特有的親切外,還是有些學問。惠美壽是日本通俗的店名,日語發音eibis,也很接近英語的abc,所以惠美壽茶也稱做abc茶。店中除了一具茶聖陸羽的木雕外,牆上貼滿了茶的生活格言、外國顧客,尤其是日本友人寫給他的書簡。

   這間本名是沙坑公司的業主黃正敏,未曾留學,為了推銷茶葉,年輕時常提著提箱遊走世界各國,在外貿業務的磨練下,通曉日、英、法等八國語言。

   今天他有事外出,由他的女助理許小姐,即葉老師口中的英王御前總管負責招呼客人。

  御前總管面對十幾個客人,一邊泡茶,一邊又得應付葉老師的玩笑,忙得讓人有點心焦。這位店長不愧是「御前總管」,就像客家茶園的摘茶婦女一樣,身手俐落,很快就把客家茶的代表作「東方美人」注滿排成一列的小茶杯。

   我們這一行人純是文化參訪團,買茶葉和茶具的人不多,沒給他們帶來多少生意,但注滿一室,維持十幾分鐘的人氣,正是大稻埕商家好客精神的寫照。

   轉進台灣銀行舊宿舍所在的窄巷,這種只能容人行走的窄巷,葉老師名之為摸乳巷。但查遍網頁,台灣所謂的摸乳巷多指鹿港、台南的小巷。那兩地的摸乳巷,年輕時走過,確比現在走過的窄很多。但路是人走出來的,每月好幾批人懷著摸乳巷的感受進來參觀,然後走出去,積年累月,這條巷子或許真能在台灣摸乳巷的領域中博得一個版面呢。

   走過窄巷時,雨勢小了起來,進入蔣渭水公園,雨箭又密集了起來。這座雙連國小對面的公園原是錦西公園,是一般的社區公園,為了紀念蔣渭水,三年前特地由市府核定改名迄今。坐落公園內裡,新建不久的的牌樓—紀念館完全罩在一層霧雨當中。這棟兩層樓的騎樓式建築顯然連外側的騎樓也封鎖了,不然正好可以躲雨。雨勢越來越大,葉老師沒有帶我們走向牌樓,一行人彷若被困在公園,有點進退兩難,參觀的重點最後是落在兩塊並置的紀念碑—「臺灣民眾黨黨員紀念碑」、「臺灣文化協會會員紀念碑」上面。兩座紀念碑斜倚在一塊,一高一底,由毗鄰處向兩側傾斜,好像從中間剖開的玉山。

   葉老師於是從玉山切入,試圖帶領參觀的學員走出大雨的困擾。

  「我們平常用的鈔票都有靠山,背面都印有台灣名山的圖案,一千元的是玉山,大家應該都知道。一百元的是什麼山?……雖然不是什麼山,但是中山樓,而中山樓就在陽明山。還是有山的影子。」

   接著他請出一位好友—新生扶輪社的王清松向大家介紹鈔票中的山景。雨下得更大了。

  王清松撐著傘,頗困難地把鈔票從口袋掏出來展示給大家看。

   「……五百元裡面的山是世紀奇峰大霸尖山,可能有很多人用到現在都還沒注意到。兩千元的紙鈔比較少見,它裡面的山是有冰河遺跡的南湖大山。南湖大山在太魯閣國家公園內,一般人比較不熟悉,但氣勢不凡,被南湖群峰圍繞著,好像被眾星拱繞著的月亮,用來代表兩千元,十分恰當。將來一百元如果改版,我們還是會建議中央印製廠採用台灣的名山,讓我們使用鈔票的時候,少一些政治的紛擾或感覺,多一些對自然的嚮往。」

   厚重的雨瀑把一切都隔絕開來,說真的,睜眼看一下紀念館都有點困難,想到一走動,袖子和褲腳又要濕黏黏地和肌膚摩擦,兩隻腳便有點懶得動,任由思緒在玉山、南湖大山和大霸尖山之間遨遊了。

   雙連打鐵街除了打鐵之外,也有不少販售拆船零件,或從國外偷渡過來的機械、汽車零件的商家。不管是賣鐵製的零件,或打鐵,搞的都是硬綁綁的鐵。目前這種店家多被大型的工廠和賣場取代,還留著幾家相互依偎向黃昏。

   走過幾家堆滿馬達、齒輪、電動工具一類貨品的五金電機行,經過一家裡頭擺設車床的鐵皮切割加工廠,發現一家?鐵小店窩在街角。和擺設「現代化」機具的切割工廠相比,這家牆上架子堆滿鐵條、工具的傳統小店讓人驚豔。雖然沒有用磚頭高高砌起、高熱難耐的風火爐,設在石槽中的小火爐完全裸露在外,一小朵的爐火正鍛燒著幾隻鐵條,規模雖小,但能讓人的記憶往前推到三、四十年前。這間打鐵鋪只見一位老師傅。十幾雙眼睛期待地想看他打鐵,但他拿著鐵箝取出幾根烙紅的鐵條,再送進幾根新的鐵條後,又忙著整理鋪內的雜物,沒理會我們。

 葉老師表示,這些做了三、四十年的老師傅,個個身懷絕技。像這位老師傅高齡77,每天打的鐵條近500根,工資近兩萬塊。有沒有聽錯?乏人問津的工作,慣於藐視旁人鄙夷的眼光。身在其中的人們,每天只管日出而作,賺多賺少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也不想多作比較了。或許正是如此吧。

   走完打鐵街,進入民生西路,總算盼到了騎樓。要到什麼地方,一點概念也沒有,只聽葉老師說,咖啡時間到了。跟著走過幾間店面,迎面而來的是一間亮麗、紅光滿面的店面。

 原來這家「陳財美行」是葉老師學界的朋友-女作家陳玲華的哥哥開的,是專賣祭祀用品的老店。兩邊的櫃子、牆上擺滿了紅燭、線香、臥香、香環、金銀紙、佛燈、蓮花燈、電燭燈、佛具,店的後緣接近樓梯處,擺了一些神桌、神像,其中一具用檀木雕成,真人等比例的觀音像,剛好放在走道的轉角處,特別引人注目。觀音束髮戴冠,盤單腿呈坐相,她的臉頰豐腴,手腳厚實,或許是雕者喜歡的型態,雕像比較費功夫的地方是,披在觀音身上,如行雲流水的衣衫。此外,作者非常有心,刻意把罩著觀音頭身的光環雕刻出來,結果,讓觀音身上背著一環「呼啦圈」。那一圈,或許有人覺得礙眼,但看在信眾的眼裡,誰能說不會映現出空靈的光環呢。

   老闆娘說,這尊雕像,這位師傅只雕這一具,不會再有第二尊。想,這位師傅既然對自身作品這麼重視,不妨拍個照留念。等人群走了,我向後退幾步,想讓她全然入鏡,這才發覺觀音那流水般的衣服從腳下繼續往下迴繞流洩,形成「支柱」。這還不打緊,衣服垂落地面捲成一堆形成「基座」,觀音由是騰空而起,給人緩緩升天的超塵感。

   到這間香燭店喝咖啡,是這一趟腳程的插曲,本不在規劃之列。惟這是百年老店,走一遭,也未失這一趟文化之旅的原意。

   二樓十分寬敞,很像佛堂,或修行場所。咖啡一時上不來,十幾個人圍著兩排桌組,還在東張西望時,老闆娘先上來分發便帽和筆記本。帽上印著「恆善會」三個字。原來老闆陳光宏還是恆善會的名譽理事長。

   孤陋寡聞,生平還是第一次聽到恆善會。行腳結束,回家上網方知恆善會最近才發放白米、毛毯和茶葉給大同區及中山區2000多低收入戶,並提供刈包、養生熱飲招待他們和街友。事實上,這一路走來,到過的商家,包括待會才會前去的王有記茶行、林合發油飯,都是生意興隆然後行善的類型。原本以為我們一行二十幾人(如非下雨,可能三、四十人)喝咖啡會造成他們的負擔,現在想來,招待我們也不過是他們巨大行善計畫微不足道的一小部份。

   陳老闆終於上來了,在兩名店員的協助下,端上十幾杯熱騰騰的咖啡。咖啡顯然不想太快進入人的咽喉,兀自呈現自身的美感。剛被機器攪拌過後所生的乳白色泡沫還麇集杯口,泡沫慢慢游移,釋出蒸氣的同時,慢慢讓出空間給咖啡。不愧是從法國進口的機器攪拌出來的咖啡。盡地主之誼,請人喝咖啡,或許覺得誠意還不夠,陳老闆於是又把自己知道的咖啡的點點滴滴傾囊相訴。

   「現在咖啡的品牌越來越多,品嚐變成一門學問。一直以來,台灣的咖啡店都被星巴克攻佔。這個外來的業者到台灣還是得和統一企業合作,才能拿下這麼多門市。現在台灣人搞出85C咖啡開始反攻,而且收復了不少失土。他們之所以取名85C,是因為據說咖啡在攝氏85度時喝起來口感特別好。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有點燙嘴的話,就不是好咖啡。……」

       一邊啜飲咖啡,一邊還嫌陳老闆嘮叨,不免有點得意忘形了起來。

   轉了一圈,走進一道鐵柵門,簷下的「舜帝殿」三個大字,讓人有恍然置身中國的感覺。經過波浪棚遮住的天井進入堂內,果然不同凡響。整個挑高、黑色調的大堂頗能框住人們的思維。紋飾細緻,鑲玻鐵格子後面的神龕,面積極廣,擺滿了牌位。牌位多呈暗褐色,但前面幾排都由紅布包裹著。不管怎樣呈現,列祖列宗排排坐,氣勢不凡,反而讓擺在神桌上面,用玻璃封裝的舜帝像非常不顯眼。大殿兩邊除了挺立的石柱外,牆上的禮義廉恥四個斗大的字非常耀眼,塵封已久的國小、初中的回憶不禁乍現心裡。神龕兩旁石柱前面,手持蓮花騎在象身上的騎象飛官的塑像也很吸引人,和一般宗祠不搭調的黝黑雕像有著迫人的神秘感,不經意想到了多年前參觀過的印度廟。葉老師走到方形香爐前面。

   「這間德星堂是陳氏家祠,為什麼叫舜帝殿,因為傳聞舜帝是陳氏的先祖。德星是堂號。禮義廉恥四個大字,大家都看到了。這是祖先傳下來的明訓,祖先的教訓有的經由暗示傳下來。像這副方形的香爐就有著希望子孫做人方正的意涵。事實上,傳統宗祠的香爐都是這樣。也就是說,圓融的事交給廟宇……。」

   陳和舜扯在一起,而且三千年前還是同一家,確實是聞所未聞。我不由得想到台灣旅日作家陳舜臣。嚴格說來,意念的連結,不僅是連結陳舜臣個人,而是從陳氏家族數千年浩渺的歷史想像中轉入陳舜臣綿密的東方歷史小說的敘述中。

   向想像的歷史取暖,也不過片刻,現在又得回到冷冷的雨陣中。隨著葉老師,取道捷徑進入重慶北路二段的巷子裡。兩層樓紅磚建築「王有記茶行」赫然進入眼簾。這家百年老店,從老闆王連源的祖父1907年由廈門渡海來台,在大稻埕設置製茶所算起,堪稱百年老店,也是台北市少數幾家擁有工廠的茶行。

   雖然是百年老店,但迎面而來的是整潔、亮麗、井然有秩的店面。右手邊用擺放茶具的架子隔開,既開放又隱密,具中國風的泡茶區,已有三四人在泡茶。左手邊,櫃台、玻璃櫃後面的牆上鋪設著「有記好茶介紹」、「茶葉初製流程」、「精製茶機具解說」等圖表。老闆王連源根據這些圖表向我們灌輸茶葉的知識。一表說完,還沒吸收,接著又解說新的圖表。參訪了兩個多小時,第一次感到知識吸收的壓力。時代轉變,這家百年老店一年外銷包種茶四、五十萬斤的輝煌業績已然不再,但老闆還是不斷透過這些圖表向參觀者促銷他的茶葉知識和老店的品味。事實上,王老闆知識傳播的力量已經在網路上引發很大的回響。茶葉的銷售雖不若已往,但知識卻是越賣越起勁。

   王老闆的課還沒上完,跟隨他走過一扇門,突然墜入另一個世界。偌大的空間中,除了擺放一些比較現代化的機器,如滾切式切茶機、揀梗機、鏈板式乾燥機、電熱乾燥機之外,全然用木板做成,旁邊放著三個籠子的風選機,感覺似曾相識。怎麼看,總覺有點像舊日的打穀機,只是身軀比較長而已。

   「這種古老的玩意,到了現在還是很好用。它的妙處在於:風一吹,雜物、比較輕薄的茶葉,或比較厚重的茶葉就會分別落入不同的籠子裡。比較輕的茶葉,我們就拿來做香片。」

   這間古舊「廠房」的主體是排成好幾排的焙籠。焙籠用竹子編成,籠子中間拉一張網。當籠子盛滿茶葉時,茶葉不會掉下去。這些盛滿茶葉的焙籠都放在炭焙窟上面。呈圓形的炭焙窟裡頭堆滿木炭。

   「網子上面的茶葉和炭火有一段距離,燻茶要用文火,隨時用炭灰調整溫度。烘焙的技術最難,但可以明顯提高茶葉的品質與價值。不同的季節、地點採收的茶葉,有不同的烘焙要領,這一切都是經驗的累積和傳承……」

   再度回到路上,雨已經停止。整個參訪團隊繼續向西移動,經過日據時代有名的太平通,亦即現在的延平北路。葉老師指著五層樓的義美延平門市,表示這棟樓就是蔣渭水昔日懸壺濟世的大安醫院的舊址。拐進巷子,快速見識了幾家家庭製麵工廠、雞捲攤後,知道永樂市場近了,而期待已久的林合發油飯一定擺好,或包裝好等著我們了。

   對林合發油飯有深切的期待,不是沒有理由。一來這是首富郭台銘愛女滿月誌慶,托人買來分送親朋的。二來,葉老師一再把油飯掛在嘴邊,茗茶、咖啡都已兌現,顯見他的面子確實大到罩得住一餐油飯了。

   進入市場繞了一下,林合發油飯黃澄澄的招牌映入眼簾。葉老師和店內的老闆娘、漂亮的媳婦倆打過招呼後,招呼學員快速通過攤前,結果到手的是小塑膠袋裝著的幾口油飯,但味道超級好吃。合該這樣,意思一下就好。剛剛真是妄想得好笑。

   轉進迪化街,最後一站-霞海城隍廟應該快到了。這間廟,久聞其名,因為未曾親睹,常將廟貌和無邊的彩霞連結成一塊。此外,每年,尤其是日據時代迄民國60年代初期,農曆513廟會人山人海的盛況,也一直深銘在心。從而天上的彩霞和地上的人海時而疊合、混淆成形,用來支撐對霞海城隍廟的想像。

   「到了。到了。」

   順著葉老師的眼神一看,果然有一間類乎城市土地公廟的小廟。這就是霞海城隍廟?小廟有點寒酸地窩在周遭新舊樓房的下面,於是彩霞的連想軋然而止。這間廟雖然很小,但還分割成主殿和配殿。主殿中,城隍爺以下,四爺、七爺、八爺、月下老人眾神,加上一票拿著刑具的皂吏、獄卒擠在一塊,配殿從城隍夫人、千手觀音以降,到文、武判官、施琅、義勇公、虎爺,也不遑多讓。總之,46坪的空間海納了200尊神鬼。這座小廟,長久以來讓這些並非最浮眾望的神祈,或者讓這堆神鬼奇兵發揮的力量,足以和北港朝天宮的聖母分庭抗禮,現在每年默默地替上萬名男女牽線,但它功成而不居,寧願隱於市,隱在沒落街區的一隅,真君子人也,在老天爺的眼裡,誰能說它廟貌不是雲蒸霞蔚呢。

   參觀的學員漸漸離去,仍有幾個人圍著葉老師問問題。

   今天三個多小時走過的路都是當時泉州人到大稻埕定居,在經濟、宗教、文化,乃至政治,奮鬥發展的軌跡。幾乎見不到客家人的蹤影。現在,葉倫會老師每個月固定徒步導覽三次,以客家人來說,有著在異族群文化領域拓荒的況味,年深日久,或許真能讓客家在這片土地上留下歷史的足跡呢。

 

 

    全站熱搜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