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厚璋福建福州人,和清代名臣沈葆楨有血緣關係,甚至板橋林本源家族也有親戚關係,這麼好的家世,讓他很早就到上海讀書,上海滬江大學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進入稅務專門學校第一屆以大學生為招生對象的內勤班,經過一年的訓練,進入海關服務,以迄65歲在台北以稅務司身份屆齡退休。

 

與吳稅務司交往緣於籌備海關博物館和海關博物館成立後的忘年之交,他提供海關博物館和他有關的照片,如稅專內勤班第一屆學生畢業典禮的合照,或中、韓、菲、越四國稅務暨關務會議的大合照,兩張照片如今都掛在海關博物館的牆上,向前往參觀的觀眾致意。

 

吳稅務司退休後,在台北市懷寧街有間辦公室,中午常在台北火車站對面的希爾頓大飯店(台北市第一家五星級觀光飯店,2003年改名凱撒大飯店)吃飯,海關博物館設館後,因位於台北火車站附近,故常邀我共餐,他的座位始終相同,面對著台北火車站,我們準12時見面,快上班時我先行離席,他繼續吃到兩點半才打道回府,吃飯時,談些個人的生活趣聞或海關最新的變革,他對海關的愛護與關心,總是讓我想到傳統海關人「一日海關,終身海關」的話,聽到詹德和總局長推動海關貨物通關自動化成功,並嬴得先進國家海關肯定時,神采飛揚的神情,好像那些事就似他也是推動的一份子般高興;近年來,海關的一些紛擾訊息,雖然帶來幾分悵惘,但隨即話鋒一轉,人才濟濟的海關,終有克服之道。

 

我們也聊到一些私密性的個人問題,他的女兒早夭,夫婦兩人相依為命,尤其是退休後,常與夫人出國旅遊,這種情景是他懷念的畫面,其夫人臥病期間,吳稅務司將吳夫人送到台北市中心診所(台北市最好的私人醫院),請專業護士協助照顧,他每天自懷寧街下班後,準時往醫院探視,在其夫人數年臥床期間,照顧得無微不至,這是他對人有情有義的故事之一。


吳稅務司的舅舅是我國前駐日大使覲鼎,沈大使晚年旅居夏威夷,享壽
106歲,每年作壽時,吳稅務司總是準時前往;1970年,海關聘請英國籍顧問桂應敦,桂氏對我國關務現代化提供很好的諮詢服務,而他們兩人也建立了極佳的私誼,桂應敦返回英國後,吳厚璋稅務司每年都坐一趟要20幾個小時的機程前往英國看桂氏夫婦,老友相逢自有一番相思,吳稅務司在英國住一晚或兩晚,訂好明年之約,再坐20幾個小時的飛機回台灣,直到兩年前,桂氏年老,他才沒有前往,這種君子之交,謂其為有情有義,誰曰不宜。 海峽兩岸恢復交流後,吳稅務司回故鄉重修祖墳,除將夫人和女兒的遺骸移回後,也為自己預留一個位子,每年都回鄉祭祖,200511月,由侄女陪同回福建祭祖並與親人團聚,不幸受到風寒,因身體不適送醫,次日早晨4時許與世長辭,是日7時許,接其菲傭(我為其顧用保證人)電話告知,吳稅務司以92歲高壽在故鄉安祥的往生,並且火化安葬於生前預留的墳地,這不正是吳厚璋稅務司一生不喜歡麻煩太多人的揮灑寫照嗎? 我生而有幸,和海關前輩葉元章、華錦燦和吳厚璋等稅務司結緣,他們都給我許多指導和啟發,如今我也申請提前退休了,但他們的容顏,經常在我的腦海浮現,盼藉稅專會訊,表逹個人的無限哀思。

    全站熱搜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