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財政部財稅人員訓練所財稅園地月刊刊載

WTO香港部長會議側記                  葉倫會

前言

世界貿易組織WTO雖然打著貿易組織的旗幟,但每項決議都攸關國人的生活,影響層面廣泛,從電信民營化、金融民營化、取消菸酒公賣制度、調高兒童青少年學費、勞動派遣市場走向,以及台灣米酒大漲,可說從搖籃到墳墓,幾乎每項都有WTO的影子。台灣2002年加入WTO時的承諾,已被剝一層皮,目前還在執行中。如果2006年完成杜哈回合談判,挑動的將是社會最底層農業社會及廣大就業人口,涉及的項目,不僅是產業經濟政策,還將觸動敏感的政治神經,影響所及,絕非單純的經貿議題。貿易自由化將是大勢所趨,市場開放將是更深、更廣,特別是在農業部門。只是談判不可能全是贏家;如何降低衝擊,化危機為轉機、化轉機為商機。

WTO也是我國參加最具份量的國際組織,經過12年的入世談判,2001年杜哈會議宣布台灣成為第144個會員,談判期間,我國就同意美國農產品進口,資訊產品關稅降為零,而後更開放稻米進口,棄守國產電影巿場……甚至為了進入WTO,放棄國家的名份。入世前,國人視加入WTO為神聖使命,認為只要加入WTO,便可以和其他會員平起平坐,共享自由貿易的榮景。但入世後,台灣2005年的進出口順差創下20餘年來的新低,且國民所得未見成長。

2005年底,世界貿易組織WTO 有149個會員,每兩年舉行1次部長會議,杜哈回合(Doha round)談判訂於2006年結束。WTO香港部長會議於2005年12月13日至18日舉行,有149個成員體、5,800位代表參加,其中有700多人乘坐私人飛機,讓香港機場停放小型飛機的停機坪塞機。此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有2,167人,是世貿會議人數最多的一次。

世貿組織祕書長拉米(Pascal Lamy)在開幕致詞時呼籲,為了改善世界貿易的規則,促進貿易更為自由公平,杜哈回合談判是建立貿易公平自由骨幹的最好機會,會員體要有冒險的準備。會議就農業市場開放、非農產品市場開放、服務業、智慧財產權、貿易規則、貿易便捷化、爭端解決、貿易與發展及貿易與環境等9項議題進行談判。根據世貿組織秘書處估計,部長會議期間,將舉行約450場的會議,兩百多場協商會議與6場大會。具有關鍵決策影響力的是綠室會議(Green room meeting),這個非正式的協商機制被稱為部長會議召集主席的諮詢委員會,誰會被邀請,討論什麼主題,有一套綿密的機制。

香港WTO會議,我國由當時的經濟部何美玥部長擔任代表團團長,主要團員包括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主任委員李金龍、駐WTO常任代表林義夫、經濟部次長陳瑞隆等;另有國家安全會議、外交部、財政部、大陸委員會等部會官員及立法委員共60多人。何美玥根據WTO部長會議的傳統,代表台灣發表5分鐘談話,即一般性聲明 (GENERAL STATEMENT)。何部長希望會議能在農業、服務業和工業方面達成市場開放協議,降低關稅,但其他國家不應濫用反傾銷,也希望大會多邊會談時,能討論中國和台灣兩岸市場開放的問題。

我國為出口導向國家,基於整體出口利益的考量,在工業談判方面,採取積極開放策略,但對於須保護的產業,如汽車及漁產品等,則爭取擁有新入會國及開發中國家雙重身分,以降低衝擊,支持採瑞士公式削減,爭取稅率愈高,降幅愈大的積極開放立場,並透過談判,爭取自行車、鐘錶、樂器、紡織成衣品、運動器材等8大部門零關稅,增加我國相關業者進入其他WTO會員市場的機會;並爭取其他敏感性產品的降幅縮小、或降稅期間延長。農業談判方面,因我國屬小農制,對我國農業衝擊的影響相當大,故爭取新入會國特別代為致意立場。

在最後關注的農業談判中,法孔納的報告綜合了所有談判提案,其中包括台灣所參與的十國集團。10國集團的反對關稅設限,敏感性產品數量與處理,及關稅削減公式都被納入報告中。農委會主委與「G10」成員,共同發表聲明,呼籲新回合談判,應提供農業必要的彈性。

爭取降稅降低產業衝擊我國自2002年加入WTO後,在WTO多邊談判場合,一再重申台灣是開發中國家,希望爭取適用對開發中國家享有較長降稅的執行期,降低產業衝擊。WTO大部分國家都認為台灣經濟發展程度高,雖然農業部門較不具競爭力,但關於市場開放,應以已開發國家身分來規範。南韓在稻米市場開放方面,在烏拉圭回合談判時是以開發中國家身分爭取較優惠調適條款,這次工業產品談判,南韓被要求比照已開發國家身分。因此,我國爭取新入會國與開發中國家雙重身分的成功率不高。 我國出席代表利用香港主辦單位宴請149國部長時,與加拿大、新加坡進行雙邊部長會談,主要是與加拿大部長交換雙方在零關稅部門別的談判立場,此外,我方也要求加拿大考量我國是新入會國,支持我國享有較長的降稅執行期待遇,以降低對產業衝擊。新回合談判已將「新入會國」特別待遇納入,但究竟如何進一步提供新入會國特別待遇,還要再談。

爭取物流開放
各國代表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組織、利益團體穿梭會場,展開遊說,並尋求立場相近會員間籌組的次級談判團體支持。我國除了加入服務業之友外,也積極參與反傾銷之友的結盟。我國積極發展運籌中心,物流對運籌中心的促成具有重要的地位,而美國服務貿易聯盟業者認為,WTO新回合談判若僅就農工產品關稅進行調降,倘沒有好的物流、船運提供貿易便捷措施,降稅貿易自由化的效果就要打折。故美國服務貿易聯盟邀請包括台灣、美國、日本等籌組服務業之友談判成員進行物流圓桌會議。建議服務業談判增列運輸物流部門,主張就空運、船運、貨櫃起降、運儲、船運公司代理、內陸運輸、快遞等7個部門,進行檢視開放。

化危機為轉機
根據世銀評估,杜哈回合若達成協議,全球每年將增加貿易產額3,000億美元,以台灣貿易額占全球2%計算,每年可獲得至少60億美元 (相當新台幣2,000億元)市場開放的利益。如果犧牲農業方面的一、兩百億元,可以換取2,000億元市場開放商機,台灣是要保護這一、兩百億元產業,還是放棄這2,000億元商機?智庫建議政府調整稻米補貼政策。至於小汽車、紡織等,政府應協助產業度過危機,並鼓勵廠商進行全球布局。

台灣工業產品,平均稅率在4.8%,開發中國家平均稅率為12.8%,台灣稅率已經很低,工業產品關稅調降,對台灣有利。另一項對台灣有利之處,是反傾銷貿易規則談判,可以讓台灣透過更嚴謹的貿易規則,避免對手國動輒以反傾銷打擊台灣;此外,服務業談判,也是台灣主攻項目,若能促使服務業進一步開放,可以打開東南亞等開發中國家的服務業市場。
 這次談判與過去加入WTO入會談判,最大不同點是,過去政府可以針對敏感產品,逐項談、爭取調適期。但這一回合談判,談判模式是用公式處理,一旦達成協議,就是所有產品適用,不可能考慮個別產業問題,因應重點是企業要面對現實,進行全球布局。

農業部門衝擊最大
這次談判不僅台灣的稻米受創嚴重,現階段採取配額關稅保護的18項敏感農產品也同樣面臨衝擊,未來這些農民都可能要面臨轉業離農窘境。至於取消調整稻米保價收購政策,更是嚴肅的政治課題。

WTO香港部長會議期間,白米炸彈客楊儒門在看守所內進行6天的絕食行動,表達抗議。部分學界、社運團體組成聲援楊儒門聯盟,配合楊儒門的絕食抗議,宣讀楊儒門獄中絕食抗議聲明,在台北中正紀念堂舉辦「滾動的農村:WTO天烏烏.走出台灣農村路」活動,期使台灣社會能夠分享到原本應該創造力豐沛的台灣農村文化,以及警覺WTO組織在未來可能剝削台灣人民日常生活利益的威脅。
 台灣地區苦勞網、工人民主協會、自主工聯、台灣勞工陣線、綠色陣線協會等社運團體組成的70多人團體在香港加入來自世界各國抗議WTO人士的行列。抗議世貿官商勾結的大遊行中,台灣團體舉著「Taiwan Say No」(台灣向世貿說不)的標語,與來自世界各國的團體齊聲吶喊。來自台灣的民間團體表示,WTO是富國及財團操縱下的產物,過程一點都不民主,卻要決定所有農民及受雇者的命運。台灣民間團體決定站到前線,用行動表示「Junk WTO」(垃圾WTO)的決心。

窮人受害?
杜哈發展回合挑戰農業自由化的議題,觸動開發中國家與歐盟、美國等農業補貼大國的神經,險阻重重。世界銀行出版的農業貿易改革與杜哈發展回合、杜哈回合對於貧窮的影響兩書指出,如果2002年,杜哈回合就按照原定時程,達成全球降低農業關稅、富國完全取消補貼的決議,資源有效率分配的結果,到2015年,開發中國家GDP將增加860億美元,可協助3千萬赤貧階級脫離貧窮線,其中有三分之二是非洲人民。如果香港部長會議沒有談成,世界循舊有規則轉動,到2015年,只有50萬非洲窮人可以脫離貧窮線,人數只有原先設想的60分之1。

如果以窮國、富國做二分,因為杜哈回合傾向給開發中國家較多優惠,一貫主張自由經濟的世界銀行報告認為,如此將使窮國好處減少,富國得利較多。《經濟學人》回應反全球化人士的主張,承認開發中國家的確需要一些緩衝期,來適應自由貿易的轉變。「但杜哈回合把這個標準放得太寬了,最終受害的還是窮人。」
 經貿全球化窮國怎麼辦 2001年世界貿易組織第4次部長級會議(杜哈會議)列出農業、非農產品市場進入、服務業、規則談判及發展等5大議題,原訂於2004年底完成談判,因各國難有共識,故延遲於2006年底完成談判。

我方列為主攻的工業產品談判,採取的積極開放策略,卻可能犧牲小汽車及紡織部門,漁產品在新回合談判中,被歸類為非農產品項目,比照工業產品降稅,一旦新回合談判達成協議,國內漁業在遠洋捕漁遭刪減配額、新回合達成關稅調降協議,低價漁貨大量進口,將對漁業部門,十數萬漁民,造成雙重衝擊。至於農業補貼削減,關稅調降,嚴格設限敏感性農產品,將使國內農業政策,遭受前所未有的調整壓力,其中,稻米保證價格收購,將面臨取消保證價格或全面性調整危機。我國農業、漁業、汽車、紡織等以內需為主的產業,產值超過千億,涉及數十萬就業人口。
 貿易自由化對絕大多數產業發展具正面意義,其中,資料儲存媒體、半導體、光電元件及材料等資訊、高科技相關產品、電機及電子產品、針織布、針織產品、自行車等,關稅削減,利大於弊,但包括小汽車、梭織成衣等紡織中下游業者,關稅削減,競爭力將減弱,衝擊已嚴重威脅產業生存。

結語
我代表團爭取與美國等核心國家諮商,並掌握下次完成談判的各國動態。尋求與美國、日本等國雙邊諮商,並尋求與立場相近國家合縱聯盟。儘管各國談判代表預期年底完成談判目標渺茫,但各國目前正致力讓2006年完成談判的時間表納入這次香港部長宣言。也就是,如果2006年完成談判,台灣產業必須在短短的一年內完成因應對策,迎戰新一回合市場開放。

ylh51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